• 首頁 > 文化

    南有嘉魚

    來源:人民日報海外版   發布時間:2021-08-13  
       浩瀚詩經,從兩只鳥的鳴叫聲中,清脆地打開了千古流傳的扉頁。永恒的雎鳩水鳥,來自何方?它們啊——在河之洲。

      有一條魚,從古老的詩經中緩緩游出,千年之后,定居在了長江臂彎中,筑成一座燦爛古城——嘉魚。

      嘉魚,住在詩歌和戰場的滄海桑田里。

      我十分好奇,嘉魚,究竟是種什么魚?據說每到子午時分,在嘉魚簰洲灣,有神秘魚兒現身,身長尺余,身形窄于鳊魚,細膩鱗片,天性喜跳躍,肉嫩味美?!懊隙箪F始出,出必于湍溪江口間。其性潔,不入濁流,常居石巖,食苔飲乳以自養”,人們送它一個與永恒時間有關的名字,稱“子午魚”。

      子午魚蹦上船甲,被唐明皇的廚師烹成一道美味。龍顏大喜,眾人卻不識魚名?;噬舷肫鹆恕对娊洝ば⊙拧つ嫌屑昔~》中的名句,說,叫它“嘉魚”吧!后成為縣名。

      語言有它獨到的力量。

      嘉魚的“佳魚”,并非單一的魚,而是一群魚。鱖魚、鮰魚、鱔魚、鯰魚、黃顙魚、泥鰍、青魚、鰱魚、鳙魚、鯽魚、鳊魚、烏鱧、翹嘴鲌、黃顙魚等,皆榜上有名。烹制方法,更是五花八門。油炸、清燉、紅燒、風干、香煎、酒糟……

      打住。涎水連連。

      1965年,美國物理學家理查德·費曼,因在量子電動力學方面的杰出成就,獲諾貝爾物理學獎。他曾說過一句話 “我們的思想是什么?這些具有意識的原子是什么?是來自上周吃的土豆!”

     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??此莆覀冊陴B殖動植物,其實我們被動植物照拂。吃進的食物,成為構建我們生命的材料。

      嘉魚山川秀麗民風淳厚。此地不僅盛產佳魚,且是全國蔬菜生產大縣。其中最獨特的菜品,產自河洲。

      何謂河洲?這個詞,可拆分兩部分:一是河,二是洲。

      “河”,指的是世界第三大江河,中國人的母親河——長江,全長6300余公里。

      它源于世界屋脊,從神秘的青藏高原俯沖而下,劈開皚皚雪山。山勢如削,刷出三峽秘境。由西向東,流經11個省市,奔流到海。

      嘉魚,位于這蜿蜒玉帶的中段,長江,在這兒打了一個舒緩彎道。沿其脈絡,嘉魚生就百湖,滋潤出一片魚米之鄉。方圓百里以內,充滿讓你驚愕的風景。

      洲之本意,指水中陸地。嘉魚得天獨厚,在長江主河道南側,有111.2平方公里的江州面積。這珍稀而神奇的存在,是大自然慷慨給予嘉魚的饋贈。

      世上萬物,皆有時序,嘉魚河洲,洪水時被水吞沒,通常無人居住,便成繁華水鄉中闊遠寂寥的存在。深入江洲之上,但見郁郁蔥蔥鋪天蓋地的綠色,草木葳蕤。

      勤勞的嘉魚人民,是種菜巧匠。江洲的耕種節奏,遵從古例,看天吃飯。一切按照古老節氣運行,其中彌漫天意的安排。不知道長江上游今年會降下多少雨水?不知道江水會在何時漫到怎樣的高度?不知道洪水何時而來何時而退?不知道它們將覆蓋江洲土地多少時辰……有幾分神秘。

      嘉魚人和滾滾長江達成深度默契。平常時日,他們乘小船,擺渡至江洲。憑借豐富的經驗和嫻熟的耕作技術,擇時在土地上播下精選良種。爾后,等待菜苗沐浴江心毫無遮擋的陽光,等待植株從土地吸收充沛養分,等待長江水溫柔的灌溉,最重要是等待時間的濡養。汛期洪水奔騰而至,在它咆哮著即將淹沒江洲之前,人們鎮定前來,從容收割成熟的蔬菜。然后,守候在堅固江堤后面,等待預料中的洪水如約而至。護堤守防,日夜不舍。待到大地平安水峰退下,江洲猶如鳳凰涅槃般,重新挺秀江心。

      長江枯水時節,人們甚至可以棄船,從岸邊徒步行至河洲。和江岸大地連在一起的河洲,如同長江懷抱中的幺兒,靜謐安然。

      酒一般醇厚的長江水,賦予生長河洲的果蔬以靈性。

      長江源頭格拉丹東雪山的萬千礦物質融匯其中,已流淌過數千里大好河山,精華深蘊其內。夔門的剛烈,三峽的婉轉,無數支流添磚加瓦,風霜雨雪深情墜入……千錘百煉后終于抵達山平水闊的江漢平原的長江水,飽含千山萬壑的強勁勇氣,凝結大江大河的澎湃動力,舉重若輕地饋贈于嘉魚江洲的土地,讓它飽含日月精華,地力肥沃日久彌新。

      江洲菜一年種兩季,主打“兩瓜兩菜”。春天,滿地冬瓜南瓜,秋天換茬,種下大白菜和甘藍。江洲土壤好,排水好,極少污染和農藥殘留,實為“嘉菜”。

      時值5月,我走在江洲甘藍地里。橫看成行豎看成壟的甘藍已然成熟,好似藍綠色的海洋。果實整齊飽滿,蒼翠欲滴,等待采摘。技術人員介紹說,這里種植著100多個品種的甘藍。我大吃一驚,原以為憨頭憨腦的甘藍,最多不過10個品種吧。技術人員說,產自嘉魚江洲的甘藍,脆、甜、薄、葉子多。因有長江庇護,此地冬季相對溫暖,大白菜和甘藍能在露天過冬生長。若遇霜凍,反倒因禍得福,蔬菜體內糖分積累,口感更加脆甜。嘉魚大白菜出口日韓,是上好泡菜的原料。嘉魚甘藍出口俄羅斯、越南、馬來西亞,為桌上佳肴。

      我千里迢迢帶回一顆嘉魚江洲生長的綠甘藍,回到北京后手撕素炒,橄欖油一烹,果真鮮美異常。

      這種身世不凡、珍稀而又美味的江洲蔬菜,應有獨特響亮的專屬名字。

      暗自思忖。沙洲菜,有蒼涼之感,讓人聯想它身世倔強得天獨厚。江洲菜,更準確清晰,瑯瑯上口。

      更喜“河洲菜”之名。理由:它來自澎湃大河,更是《詩經》中可愛的關關雎鳩棲息地——在河之洲。

      嘉魚嘉菜,是大河之水與富饒洲土的美好合謀。長江浪濤圍簇的江洲,每逢夜半之時,碧月星空,當是蔬菜與豐饒江水竊竊私語時刻。飽聽天籟之音的瓜菜,無以他途回應,唯有扎根土地舒展綠葉,積聚養分格外甘美。大自然無心之作,在嘉魚人手中,化為天下珍品。(畢淑敏)

     
    91在线播放